松鼠AG周伟:人工智能教育技术正处于爬坡状态,教育工作者需要思考什么?

2018-11-08 15:20:32科技资讯-AG电子游戏

10月31日,在鲸媒体主办的“TEC2018教育创想大会”上,松鼠AG智适应教育联合创始人兼CEO周伟发表了题为《AG与教育和商业的结合》的演讲。周伟认为:AG的价值在于根据学生的偏好和能力推荐最合适的学习内容,做到千人千面,个性化学习。

周伟就人工智能的本质进行了观点分享。他认为,在没有认清人工智能的本质的时候,是无法进行商业化、无法落地的。

“我们可以看到其实人工智能和教育的本质,从我的认知上面来讲,它是一套新的教学体系,它必须形成一套完整的教学闭环,在这种新技术下,你的教研、教学方法、教学环境、教学流程、教学内容是否都进行了有效地打通,不单单是一项技术的应用。”

人工智能提供的是个性化的学习方案,给到每个学生是他自己知识情况所匹配的知识路径,能够让学生的专注度得到大幅度提升。通过算法、测试给学生做个性化匹配,同时把学生画像加上内容侧写,加上机器学习,加上概念图模型,加上个性化学习内容和路径匹配。让学生按照自己不同的学习方法进行学习,真正做到个性化学习千人千面,包括学习内容也不一样。

人工智能如何与教育结合形成独有的新的教学体系?周伟认为,人工智能加教育一定是混合式教学,真人老师在教学流程里面还是非常重要的,真人老师的作用占30%,系统教学占70%,系统教学主要是做对孩子的判断、测评,同时也做知识规划和推荐,包括优质教育资源的推送,这是传授这件事交给系统来做,真人老师做启发、监督和兴趣培养,能让老师针对学生做个性化工作,而非标准化的工作。

据了解,松鼠AG智适应教育的业务体系涉及ToB与ToC两块,在B端,松鼠AG与招募校长合作,共同建立校区,建成的校区可使用松鼠AG的品牌及产品。在C端,松鼠AG通过线上线下来开展业务,主要平台是松鼠AG一对一,学生可以在线使用松鼠AG的智能学习系统,利用AG老师来指导自己的学习,同时还可以在线学习真人老师1对1直播课程;也可以到线下的直营校区进行上课。

通过线上模式(根据测评结果定制学习路径)+线下模式(一对一教学督导)结合的整合模式,松鼠AG可以测试学生的知识点掌握情况,生成分析结果,并提供个性化学习方案,从而达到帮助学生个性化学习的目的。

以下为周伟演讲主要内容实录:

人工智能教育的本质是什么,这是我想跟大家一起去分享的。

因为有了人工智能教育的本质,我们才能去看怎么进行商业化的结合。当你没有认清它的本质的时候是没有办法进行商业化的,就没有办法落地,就像前两位嘉宾分享的一样,“人工智能”概念被炒得很热,特别是在教育领域里,好像所有事都要被人工智能这项技术所迭代、改变、进化等等。

我们可以看到,其实人工智能教育的本质从我的认知上面来讲,它是一套新的教学体系,它必须形成一套完整的教学闭环,在这种新技术下,你的教研,你的教学方法,你的教学环境,你的教学流程,你的教学内容是否都把它进行了有效地打通,不单单是一项技术的应用。

我们觉得这个对人工智能教育,对整个行业和对整个学生的学习效果和效率提升是有帮助的。在这个基础上面,首先我们来回顾下,我们现在处于什么样的一种状态,平时学生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我们知道,中国学生是学得最苦的,通常我们在表达学习这件事上面用的形容词都是非常悲壮的,每次我从机场过来路过菜市口的时候我就想到我们学生,悲壮程度不亚于这个。我们来跟学生交流时候都说“学海无涯苦作舟”,你想多苦啊,一个那么小的小孩你给他预先设置,说你在漫长的十几年里面你是学海无涯苦作舟的,就像跟你说你将要从事一份工作是苦得不能再苦的工作,你还有兴趣吗?不可能的,非常非常悲壮。

为什么学得这么苦,结果并不是很好。我说的“结果并不是很好”不是说我们培养不出大量会考试的人才,中国孩子是全世界最会考试的,但凡有考试绝对离不开我们。排在前面几名的全是我们,但是真正对改变社会、改变世界有价值的人才我们培养的并不多,从诺贝尔奖得主上我们就看得出来。为什么会这样?

首先是我们落后的学习方式。前面我们讲学习本质的时候,其实白老师(白云峰)后面有一个延展话题没有讲出来,就是我们要让孩子有学习的兴趣,但是我们孩子就像流水线的学习工人一样,甚至我们都有高考工厂,那些孩子每天在生产线上15个小时不停地刷题,通过不停地做题让他们学会考试的技巧,而不是知识的运用和理解,这是落后的一个方式。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孩子是没有学习兴趣的,他会产生大量厌学情绪,没有成就感,同时在这种落后的方式下,坦率地讲是非常挑战老师的。

就像白老师说我们要用“爱”这个字讲起来非常容易,非常非常容易,但是做起来非常非常难。试问大家有没有孩子?如果有孩子的家长你爱不爱你的孩子?一定是爱的,对吧!但是当我们在辅导自己孩子做作业的时候,在那一刻反正我的切身体会是,当我的孩子有一道题我连续给他讲了三遍都不会的时候,我会有意地把我椅子往后挪一挪,跟他保持90公分以上的安全距离,为什么?我恨不得会去动手。

我是教育工作者,我知道不能打孩子,所以我有意识地把椅子往后挪,跟我孩子保持一个安全距离,但是我夫人不会这样做,她经常在一个“攻击”范围之内,为什么产生这样情况,你说我们不爱我们孩子吗?我们爱,但是你不能让他挑战我们耐心,老师的耐心同样是有限的,他的时间也是有限的。如果让孩子大量刷题,我们在挑战老师和孩子的耐心,不会取得什么特别好的结果。

同时,我们刚才又在说为什么优秀的教师资源如此稀少?只要是跟优秀有关的,只要跟人有关的这个资源一定是稀少的。

在中国稀少的程度,在北、上、广、深大家可能不觉得,在落后的地方我们是真知道有一个好老师是多么的不容易。因为你有好老师必须有好的人才,很多考985和211的大学生,大学毕业以后都留在了北、上、广、深,本来三四五线城市没有好的学生资源,你怎么去培养好的老师呢?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我们有两个多亿学生,我们哪有那么多好老师呢。

在中国,优质的资源一直是稀缺的,就像海淀的一个学区房一个过道不能过人就要卖150万,可能是全世界最贵的房子。以上海市为例,上海杨浦区大概700万人口,初中特级物理教师只有一名,所以说优质的教师资源非常的稀缺,也就导致供需产生矛盾。我们怎么样可以学得更快?腾出更多时间去玩儿?这是每一个孩子的心声。别指望说你孩子有多大多崇高的理想,就像小时候问我要当科学家,要当作家,我要当什么,那都是时代赋予你的,现在时代不一样了。你去问问你的孩子,他可能更喜欢做自己想从事的这个行业。

我问我的孩子说“你长大想做什么”,他说“想当漫画家”,非常好。但是他现在没有时间学习漫画,因为他要进行语数英学习,没有半点时间学习他喜欢的东西,怎么样让他学得更快是我们每个教育工作者应该去思考的问题。当前教育方式90%所学的内容是在浪费时间,我指班课的这种情况下。

我们看人工智能教育现在在全球已经有100多家,1亿多用户参与进来了。这项技术目前属于爬坡期,因为属于爬坡状态,所以大量公司会参与进来去帮助这个行业不断地发展,如果已经到达顶峰可能是巨头缺失的时代,像扎克伯格、比尔·盖茨,以及乔布斯的遗孀自己成立基金投资了这样的公司。我们看国外有很多公司也在朝着人工智能方面研究发力。像Knewton,这个有10多年历史的AG自适应公司已经取得不错的成效。

人工智能加上教育能够帮助学生什么?能够保持学生专注度,因为我们绝大部分学生在专注度上有问题,这种情况发生最主要是因为你学的和你目前状态不匹配,就像上课一样。学霸认为老师讲得太简单都学过了,你让他再听一遍不可能,对“学苗”来说,老师讲的进度太快他听不懂,所以专注度会不集中。人工智能提供的是个性化的学习方案,给到每个学生是他自己知识情况所匹配的知识路径,所以他的专注度就能得到大幅度提升。

我们看一些实例,智适应这个学习系统在精准学生知识漏洞上通过算法是能够做到的,加上我们知识图谱和算法,加上知识点拆分,我们可以看到每个学员都会不一样,这样就比较精准。

通过我们的算法,通过我们的测试给他做个性化匹配,我们有学生画像加上内容侧写,加上机器学习,加上概念图模型,加上个性化学习内容和路径匹配。我们每个学生针对每个知识点掌握程度和学习时间都是不一样的,这个在传统领域里我们很难做到个性化,就是老师讲课的时候不能说大家一定三分钟之内学会这个,有些孩子只能花5分钟学会,怎么办?通过人工智能你就能够让每个孩子,按照他自己不同的学习方法进行学习。真正做到个性化学习、千人千面,包括学习内容也不一样,能力值也不一样。

同时我们用人工智能可以做到追根溯源,他在初二学的知识学不会可能是因为初一有部分知识点缺失造成的,所以整个人工智能里面不要去看学龄段,通过大图谱找到过往初一或者六年级没有掌握的知识也可以让他学。

刚才我们讲人工智能,那如何跟教育结合形成它自己独有的新的教学体系呢?我们讲的人工智能加教育一定是混合式教学,就像刚才两位讲的真人老师在教学流程里面还是非常重要的,真人老师的作用占30%,系统教学进行70%,系统教学主要是做对孩子的判断、测评,同时知识规划和推荐,包括优质教育资源的推送,这是传授这件事交给系统来做。真人老师做启发、监督、兴趣培养,能让老师针对学生做个性化工作,而非标准化的这种工作。

标准化的工作我们交给系统来完成,这样我们就能够形成一套新的人机结合的新教学模式,通过两年时间的发展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学生也可以取得不错的成绩,我们最终极目标是让学生眼里发出快乐、自信、明亮之光,而不是刷题刷出来的黯淡之光。我们要让学区房和高考成为历史,通过我们新的教学方法,让每个孩子身边都有一个像苏格拉底、达芬奇、爱因斯坦的超级老师,这就是我们的梦想。

我们将通过这种新的教学模式和体系去改变我们师生的配比关系,原来我们是一个老师教一百个学生,现在我们希望一个学生通过人工智能的方式学习系统变为由一百个优秀老师去教一个学生,这一点我们相信是可以通过技术来改变的。

精彩问答

问:松鼠AG作为AG教育很有代表性的企业,如何看待AG赋能教育,线上教育跟线下教育如何结合,如何协调?

周伟:我们可以看到的是目前无论是线上的教育还是线下的教育,其实本质没有太大的改变,我们这里通常所指的线上的教育分两种:一个是工具类的;第二类是直播课。

我们先从工具类的来讲:工具类的如果没有人工智能的方式,效率是非常低的,包括现在像学霸君、猿题库也是利用了人工智能的技术,图像识别、标签技术等跟它后面大量的题库做匹配,所以效率会很高。

第二个讲的直播课,直播课如果没有人工智能这个技术改变的话,其实我们可以看到它提升学生的学习效率和质量并不会很高,因为你的教室无论在线上还是线下,人力资源和对教师质量的要求没有降低,那么要改变,一定要通过人工智能的方式改变这种教学模式,特别是我们看到传统的真人直播课一对一,其实成本是非常高的,我们先不讲获客成本,互联网获客本来就高。

我们首先讲教师,教师获取跟线下一样的,不能说用欧洲的老师我们就便宜,我们是发展中国家,用发达国家的老师人力不会低的,这就是问题。大家现在在找小班课,我们知道在线下班课很难,在线上交互更难,孩子的注意力更不容易集中,如果没有技术的手段去提供个性化的教学,这条路很难走。

所以无论线上还是线下,要改变成本结构和教学质量,你必须要从教学的技术上面去有所突破,否则的话是很难走得通这条路,它不光是一种模式,可能之前我们看到更多的是一种招生模式的突破,上课地点的改变,教育资源匹配上的改变,但是再往后面走呢,现在我们已经进入下半场了,你再走下去,你这家公司能走多远,你的质量和口碑能传播多久,是否能像新东方和好未来这样,你做教学的话因为最后还是要做口碑的,那你没有真正的研发,后面怎么做呢?

问:关于获客成本,在商业模式方面,AG能多大程度改变获客的闭环,在下半场,您怎么看?

周伟:从获客的角度来说,AG能带来哪些改变,我坦白地讲,没有,因为获客的成本基本上被渠道所占领,你说头条能给我便宜一点吗,百度能便宜一点吗或者自媒体。

这个没办法,因为渠道不是我们的。我们能做到什么呢,当你提升质量的时候它会产生续费和口碑的推介,这个跟质量有关,如果你把质量做好,由于转介绍、续费、推荐这种上来,获客成本就降下来。

第二个我们看总体成本,获客高不说了,人力成本也不低,至少都在50%,这端能不能压下来?如果压下来,你剥削他们的工资不可能,原来外教20美金一节课,你现在10美金,这不行,老师会大量的流失。只能通过人工智能的方式,我们做的是1对3,但是我提供的是什么呢,因为每一个学生70%的学习时间是利用系统学习,真人占教学环境里30%,在一个小时里面,我的一个老师可以带三个学生,但他又可以得到个性化的学习,自己学自己的,这样综合成本就降下来了。对老师的数量、质量都可以控制。

当你规模不断扩大以后,你会发现老师的质量会被稀释,就像某品牌一开始推出的都是有教师资格证的,现在你要约一个有教师资格证的外教要提前去抢,你不可能让整个西方国家有教师资格证的老师都给我们国家的孩子上课,他还有时差,那边的人都不睡觉都给我们上课也不现实。当你规模做大了就必须降低成本。

问:现在谈到AG+教育,对于AG找到学生的不足、智能性地推送有针对性的学生内容,您觉得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我们在教育方法上还会有现在哪些没有出现的想象空间呢?

周伟:首先人工智能和教育的结合不是一项新技术,是以人工智能技术为核心的一套新的教学体系,它必须从教学研发、系统研发、算法研发、教学内容研发和教学方法研发,形成一个闭环,它是一个教学方法,不能单单依靠说我去测出来,你这行那不行,我给你怎么着,不是这样。因为整个学习它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一个场景,在这个场景里面我们会考虑很多的因素,如果真正我们从教育的初心来讲帮助一个学生的话,我们都要把这些因素考虑进去。

举个例子,比如孩子的学习兴趣,你靠学习系统去解决很难,99%的孩子是不爱学习的,你要学习系统和游戏,吃鸡和王者荣耀选,99%的孩子选择游戏,在无监督的情况下、纯自然的情况,这很正常。你说我这个东西一定比游戏好玩儿,不现实,我们做不到,没有一家能做到,这是人性。但是真人老师在里面,在整个教学新的体系里面,真人老师也需要有一定比重的,这个真人老师在里面起到什么作用,就是他去引发和培养孩子的学习兴趣,在育人这个环节上我们要去,老师要承担多一点的责任。

比如说有一些学生就有考前综合症,平时学得都很好,一到考试前就紧张,经常会有这样的,他焦虑,考又考不好,自信越来越少,这种我们老师考前进行疏导,它是有方法的,是可以训练的,老师可能要做这些工作。真正到传授知识的时候,比如说1+1不会,老师给你讲1+1跟系统给你讲1+1都是一样的,1+1等于2,那就交给系统就好了。所以它会有一个新的组合,我们叫人机混合的模式,老师干情感和育人这方面的工作,然后系统去干重复性的,你比如我不停地给你测,我不停地教你,这项工作交给系统来做。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老师都是有耐心的,耐心都是有极限的,时间也是有极限的,就像我辅导我大女儿作业的时候,当我教她一个知识点,一道题三次她还做不对的时候,我会下意识地把凳子会稍微往后移的,适当地跟她保持90公分的距离,要不然我的手会上去的,我自身搞教育的我还知道把凳子往后撤一撤,因为你不能挑战他的耐心,老师也是一样,他老重复不断地教你,他也无法忍受,他的脾气会越来越差,他的时间也有限的。学生也觉得,老师老骂我笨,他学习的自信也会下降,那么系统一遍不行教你两遍,两遍不行教你三遍,三遍不行四遍,它不会累也不会有情绪,这样对于孩子的帮助在这种模式下是好的,这样把老师释放出来。

问:想问一下目前公司是以AG为核心,把它自动匹配到学生的课程设置上面。但是我觉得AG技术如果是作为一个核心的话,那么AG更新换代后怎么和核心的需求相匹配?

周伟:有的,这个是两个问题:第一就是所有的算法,通过数据量上来,我们叫做敏捷开发,快速迭代,基本上一个月就会根据数据量的反馈进行一次迭代,因为系统自动迭代比较快,因为数据模型建好了,它根据数据量上来会自动去调整。数据来自于线下学习场景采集的学习数据,这是一个。

第二个就是,算法怎么去匹配内容,在这个迭代的过程当中,我们通过算法能检测到内容的好与坏,通过这个反馈结果我们调整内容。举个简单的例子,就是说100个学生看过某老师或者某专家的一个知识点的讲解,其中有60个学生还是没学会,那系统就会反馈上来,我们就重新review这个老师、专家讲的是什么内容,讲的好不好,然后我们再去深度分析说,为什么那40个人听懂了,然后我们去看它讲的是不是符合这40人,那么学苗他们听这个太难了,那我们就会制作符合他们能力的教学视频给学苗去听。所以这个也是通过算法,与核心的内容自动进行迭代过程、匹配过程。

问:国内AG去泡沫的大呼声下,已经有两波K12教育的倒闭风潮。您觉得松鼠AG的风险控制是怎么样的,是如何采取核心竞争力的?

周伟:据我所知接下来还有。这个很正常,现在模式就是这样,没有什么再新的模式了。接下来验证的就是你的教学效果跟你的成本结构,如果你所做的产品对整个的教学质量和成本结构没有任何提升的话,你是靠一种烧钱的模式去维持这个生意的话,那在资本寒冬下这个迟早要破的,这是第一。

第二个在风险控制上,我们要看有一些千万不能碰,我所指的比如无卡分期,千万不能碰,这种获客方式、这种销售额对企业的伤害是致命的。无卡分期是很容易的,比如说付一千块钱享受一万块钱的课,一个月供1000吧,不要随时停。当客户签单之后小贷公司把这个1万块钱给你,他扣除10%—20%的手续费,给到你公司9千块,你拿到9千块作为现金去运营,你理论上说这个不错,反正他慢慢供。但是一旦你教学质量出现不好的时候,他是要退的,那个小贷无卡分期的合同随时退,它一退,那9千你已经花了,你拿什么退?你整个资金的预算是按照那9千块来安排的,这是个大问题。

第二个问题就是当课消变大的时候,课耗一大的时候,你支付教师成本非常高,当课耗大的这个月,你的销售又没有大幅地增长的话,你的开支一定大于收入,而你的收入又是通过小贷来的,是非常非常危险的,无卡分期一定注意,它不像信用卡分期一样,它不是随时退的。像京东上信用卡分期,那个我每个月要供,我也不可能退,退他也不退给我,这是两回事。

问:哪些公司会倒闭?

周伟:自身商业模式跑下来没有盈利点,而是靠融资去推动的。教育不是烧钱的。

热门频道

热门关键词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免责声明